久久精品国产中国久久

      <track id="fd7r5"></track><rp id="fd7r5"></rp>
      <th id="fd7r5"></th>

      <span id="fd7r5"></span><p id="fd7r5"></p><span id="fd7r5"></span>
      <em id="fd7r5"><ol id="fd7r5"></ol></em>

        寶貴的二十五年-張寶貴和他的設計方言

        作者:超級管理員 文章來源:寶貴石藝 更新時間:2020-06-11
        記得初見寶貴時,給人的感覺是,他就像個質樸的農民,或者更 確切點兒說像個老知青,實際上他確實就是位老知青,插隊回來后默 默地領著一幫大爺大嬸創業。在當時的環境下,他能做出那么多充滿藝術氣息的雕塑,并且這些雕塑還具有實用的裝飾價值,在我看來很不容易。通過這些年和寶貴的交往,我發現雖然現在他的企業做大了, 個人的名聲也提高了,但他始終保持著最初的質樸和真誠,依舊愿意 傾聽建筑師的想法,這尤其“寶貴”。

            我曾參加過寶貴若干次的建筑材料開發研討會,與會主要人員都是建材行業的老專家,大家從物理性能和材料性能上幫他出謀劃策。從這點來看,如此多的高級知識分子都愿意和他打交道,這足以說明寶貴做人做事的魅力,以及大家對他專業追求的認同。

            寶貴的產品很好地結合了自然的特性,雖也是人工制品,但它的制造理念和巧妙模仿自然介質的獨特之處往往令建筑師更容易接受。自然的元素,在寶貴石藝的作品中能隨處捕捉到。二戰之后國際上發展起來的國際化風格、建筑工業化,它們的特點就是強調大規模的重復性。雖然是高品質建筑,但卻有著很強的人工痕跡,很難為一些特定的項目研發出具有隨意性、藝術性的材料。寶貴的材料不僅僅有大規模生產的可能性,同時也具有隨機處理材料的靈活性。

            一般來說創意產業都是媒體、音樂、戲劇、電影,但我認為把寶貴石藝的建筑材料視為一種創意產業實至名歸。因為寶貴的每一個項 目都不盡相同,甚至每一塊材料都千差萬別,各具特色。永無止境的創新和特殊的加工方法使得寶貴源源不斷地產生創意。寶貴在這么 一個大規模的建筑材料生產上,面對這些大型的建筑項目做到了個 性化。他的創新往往會給我們建筑師很多啟發,我認為他所做的事情很契合當下提出的創意產業的感覺。寶貴石藝的材料生產就是一種手藝,它并非是畫一張圖紙然后生產這樣簡單,這也是讓很多建筑師感 動的地方,所以我習慣叫寶貴石藝為“創意工坊”。

         

        豐澤園:留住傳統意象

            我和寶貴最初的合作是北京豐澤園酒店,我在設計時不希望將目光僅僅停留在建筑本身上,也希望借助室內來營造一種文化主題。豐澤園本是個老字號餐廳,現在改造成酒店,這樣一來建筑外部、空間和體量都改變了,但有些東西是需要傳承下來的,譬如最初我們設想可以沿用四合院的結構框架,但很遺憾這個想法沒能實現。當時為何找到寶貴石藝的材料,我已經記不清了。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寶貴當時在做中國傳統意向的浮雕的研究和應用。釣魚臺國賓館有面“東方之舟”的浮雕墻就出自寶貴之手,我對此記憶尤深。

        因為豐澤園的造價有限,而我又希望借助一些傳統的工藝和材料來體現室內奢華的品位感,因此就想采用仿銅的材料,為此我們輾轉聯系到了寶貴。那時候,我對這種材料的認識停留在“使用再造石模仿一些材料的肌理和質感”這一層面上,認為它屬于稍微與建筑有關的工藝品范疇,還沒有將其提升到材料的位置。其實,現在來看,這種材料和建筑的關系還有更廣闊的發展前景,而不僅僅是做一個室內的陳設或裝飾品。

            我們在后來的拉薩火車站項目上進行過合作。為了能夠做出我們想要的立面粗獷肌理的感覺,寶貴就縫多寬、壟多深等技術做了很多試驗工作。雖然最后因為考慮建筑場所的氣候特點和高原的特殊環境而轉用了彩色混凝土,但在室內還是用到了寶貴的條紋板,至今效果都非常好。通過這個項目,我又重新認識了他對于材料事業的熱忱和不計得失的品格。事實上,我們無論是和藝術家接觸也好,還是跟生產廠家接觸也罷,沒有一家表態可以為我們這個項目做專項研發,更何況是在沒有任何合同協議的情況下投入這么多成本,這是從來沒有過的。

         

        鄂爾多斯東勝體育場:接洽有序的韻律

            迄今為止,我跟寶貴合作過的最大項目是鄂爾多斯東勝區體育場,做這個項目時,我們希望能體現內蒙的地域文化。因為鄂爾多斯陽光充沛、環境開敞,所以特別適合做大尺度的整體造型效果,建筑的曲面形態和場地跟周圍的丘陵有關。我堅持一定要做整面,在空曠的環境中顯得大氣而開闊。在構思立面形態的效果時,考慮到用一般的方型塊體效果表現力不夠,于是我設想將建筑做成碗狀。至于立面的材料選取問題,初始時我們考慮用涂料,但總感覺與這么龐大的體量和力度感不吻合,其他材料包括金屬板、玻璃幕墻等都無法滿足要求。如果不是知道寶貴石藝具有對材料的創造和加工能力,有些建筑想法我們實在不敢想。

            雖然有了材料,但在如此巨大的碗狀界面上做隨意的形狀組合,無論是材料還是加工,都將是一個極大的挑戰,更何況這種非規律性的體塊材料幾乎沒有標準化可言。后來在設計中,我們從看似雜亂但實則富有規律的拼圖游戲中獲得了靈感,設計出了一系列接洽有序又不乏韻律的體塊組合,這樣用三十多塊板型,就能拼合出整個立面圖案。

            設計確定后,接下來就是施工。施工中的一系列問題猶如攔路虎,使我們的實施過程變得日趨波折。譬如體塊和整體建筑之間的關系問題,建筑外立面不僅有拼板,同時表面間或留有一些孔洞。另外,板塊本身是否需要肌理也是有待商榷的問題,因為體育場體量很大,板塊若沒有任何紋理來豐富表皮,表現效果有可能會大打折扣。等我們確定了板塊需要肌理的問題后,又面臨著紋理的走向選擇。在和寶貴的反復討論中,我突發奇想,說將紋路走向不規則化或許會得出意想不到的效果。為此寶貴還特意做了效果展示樣板,大家看后都認為無規則紋理效果更佳。這個項目完成后,我幾次到鄂爾多斯現場觀看效果,看到體育場的外墻板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出不同的光彩。色彩變幻之豐富遠遠超過我們當初的預期效果,這種驚喜實在妙不可言。

        經歷了幾次合作,我和寶貴之間建立了真誠的友誼。他給我的感覺并不像商人,因為在他那里創意永遠比金錢更重要。我個人在和他合作數次之后,十分信賴他的產品。但對于一些不了解材料的業主而言,寶貴石藝的產品多少帶有些不確定性:一則業主沒見過這種材料;二則這種材料是否在項目中有成功事例,業主也不確定;三則業主擔心施工工期不好控制,又怕寶貴依仗材料獨創性而坐地起價??傊?,這一材料的推廣過程充滿了艱辛和曲折。我曾試圖推廣合作,但未必能夠遇到開明的業主,比較幸運的項目一個是鄂爾多斯體育場,另一個就是谷泉會議中心。這二者都是業主基于對我的信任,對我的建筑見解的認同,才認可并使用這種材料。

         

            谷泉會議中心:有機建筑再嘗試

            做谷泉會議中心時,我們就選擇石材的問題討論了很久。當時也參考了很多石材,比如銹石、砂巖、水洗石等,但我感覺都不太理想。我們做谷泉會議中心這個項目的特色就是該建筑背靠大山,山上最自然的就是石頭。建筑的特色就是通過石頭將建筑與環境連接起來,并使其有機地融合在一起。石頭的尺度也需要考量,如果用小型石頭拼接勢必會造成加工上的困難,而且石頭尺度過小也顯得很細碎。

            當這些問題實在找不到解決方式時,我只好給寶貴打了電話。他撂下電話,就連夜從昌平開車趕至現場。當看過項目施工圖并聽取了基本情況后,寶貴變得興奮起來。我曾見過他在昆侖飯店做的巨石裝飾,感覺既自然又靈動,因此也希望按照巨石的效果來做。

            寶貴回單位后不到10天時間就給我送來了一個大約一米見方 的樣板,這個效果快要達到了我想要的感覺。然而這個樣板的體量依舊不夠理想,于是他又返廠將其做大。第二次運來了不止一塊樣板,并且每個樣板基本都有三四米高,幾塊石頭組合在一起給人的感覺頓時變得磅礴了許多,看罷后我也很有信心。業主看后說聽憑我做主,于是我當即拍板定下了這個材料。說到底,這完全是 建立在我與業主之間的相互信任上。我不敢夸口這種石材是最理想的、唯一的解決方案,但是在那個特定的環境中,這種石頭與主題的契合達到了我滿意的程度。

         

        我就是一個本土建筑師

            特定的環境使用特定的材料,從某種程度上實現了本土建筑與材料的咬合關系。關于本土建筑與本土材料的發展無論在合作上還是創作上,我們都存在著共識。事實上國內一些建筑師比較傾向于國際化、現代化。但對我而言,我就是一個本土建筑師,在國內學習建筑,在華山插隊當知青。一直以來我對建筑的情結就是:建筑一定要與特定的環境發生直接關系。我不在乎建筑的刻意性創意,也不在意由建筑刻意表現出來的個人風格,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一個建筑建成后能夠融入到環境中,并為大多數人所接受。

            我自認為個人的美學修養和才華并不出色,也不愿他人把我做的建筑草率地定義為新地標。我做項目時更多地考慮日后這棟建筑是否能夠得體、妥當,受到使用者的認可,而用這個思想做建筑的人往往是看到過于人工化的東西就不怎么舒服,雖然有時不得不用到,但是看到渾然天成的東西總是感覺比人工制作的好,就如同畫得再好的畫也不如直接看自然風景一樣。當然畫有畫的感覺,雕刻有雕刻的感覺,建筑有建筑的感覺。但憑心而論,當今社會,尤其在大城市當中,這種人工雕琢的痕跡實在太多了。即便我們不能擺脫人工制造,但至少自然的元素不能被剝離出人們的生活之外。如果大家懂得適可而止,更強調些本土材料的運用,那么我們百姓的生活質量就能夠變得更好。雖然我是建筑師,但心中難免有些“反建筑”。我希望建筑跟環境靠近一點,跟自然靠近一點,跟本土靠近一點。

         

        張寶貴+崔愷

         

            張寶貴:我覺得還是我們有緣分,您很愿意創新,很多項目讓我們去配合。按我的出身和處境,本來不可能接觸這么多著名建筑師。第一,公司位置偏遠,地處一個遠離北京市區的小村子;第二,我沒 有學歷;第三,我沒資本吃這碗飯,公司規模不大。25年過去了,裝了一些故事,舍不得把它扔了。

            崔愷:您成了載體。

            張寶貴:我很榮幸為建筑師服務,在這中間也顯示了自己的專長,做了最有效果的“廣告 ”(笑)。世間有千萬條路,這是一條路,這條路不是設計好的,是自然形成的。

            崔愷:我們請您做鄂爾多斯體育場墻板,希望做齒條,不規則的板,齒條走向不一樣,居然有發光的感覺。還有大大小小的洞,不光通風,還透氣——建筑的氣。我發現窗洞口做成平的,不做齒條更有效果。

            張寶貴:事實證明這有道理,洞口變得整齊了,這些不是一開始就設計好的,而是在建筑過程中您不斷產生的想法,我們明白建筑過程中會經常出現各種協調、各種修改,這是一種進程中的設計。

            崔愷:還有對不起您的事(笑),幾年前給殷墟博物館做圍墻,用水泥做出圖案,再鍍青銅,甲方沒有用。

            張寶貴:您讓我搞試驗,沒用上,在大會上提及此事,我心里熱乎乎的,因為您尊重我們的勞動。這已經過去了,我們樂意為建筑師搞試驗,這比我們自己坐在家里搞發明有意義。

            崔愷:一 般企業接到項目搞研發,都問費用,您從來不提,而且做1∶1的大板,投入很多,不但能使建筑師們滿意,往往又受到啟發。

            張寶貴:1997年吳良鏞先生找我為孔子研究院做正殿屋脊上的“鳳”形雕塑,我最初不自信,我說我沒有那么好的工夫。吳先生從始至終鼓勵我,不要找別人,就相信我,說我有這個能力。那個時候心里真的沒底,是這個項目讓我長起來了。

            崔愷:吳先生有慧眼。

            張寶貴:接了任務我就創作唄,找資料,找感覺,做了十幾稿,我都灰心了。吳先生一直對我抱有一個期待,終有一天找到感覺了,就是現在的鳳。他后來送了一本他的專著給我,題字“寶貴大師指證”。去年十一月我又收到一本吳先生專著——《南京紅樓夢博物苑》,里面提到“寶貴大家”如何。我猜呀,他就是希望我好好干活,不要見異思遷。

            崔愷:因為他知道您是一個正經干手藝的人,您要不好好干活人家也就不理您了(笑)。

            張寶貴:前幾年,您讓我們設計山東廣電中心室內的石頭,要刻上經石峪的文字,把石頭折來折去的,很特殊的效果。

            崔愷:做了很多試驗。

            張寶貴:做試驗時,我讓員工站在房上,把山皮模具展開。我和他們交流時出現意見分歧,一下子不能統一。后來您來了,說了一番話,就好像事先跟您商量好似的,我們倆說的幾乎一樣,大家都笑了。理解建筑師的意圖很重要,跟建筑師合作,要從學習開始。

            崔愷:您那天的發言很打動我,您給我的感覺就是三個字“好奇心”。

            張寶貴:有人不理解,張寶貴為什么不掙錢,那么大企業,張寶貴是為了名吧?我也弄不明白自己,一個“好奇心”點醒了我。如果有一天我有錢有地位了,我也裝了,“上帝”也許會沒收我 的好奇心,好奇心沒了,我不知道會怎么做事情。

        • 上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信與經
        • 下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材料技師

        版權所有© 寶貴石藝有限公司 京ICP備05025209號-2     

          京公網安備 11011402010641號
           

        Copyrights @ 2014 www.srit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區南口鎮南七路3號
        電 話:010-89711543
        郵 箱:baoguishiyi@126.com

        關注公眾微信

        久久精品国产中国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