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精品国产中国久久

      <track id="fd7r5"></track><rp id="fd7r5"></rp>
      <th id="fd7r5"></th>

      <span id="fd7r5"></span><p id="fd7r5"></p><span id="fd7r5"></span>
      <em id="fd7r5"><ol id="fd7r5"></ol></em>

        寶貴的二十五年-神形兼備 文質彬彬

        作者:超級管理員 文章來源:寶貴石藝 更新時間:2020-06-11
        吳良鏞先生做孔子學院的時候,帶我去現場看,在那里我有幸見到了張先生。之后張先生經常會將他的作品畫冊寄來和我們交流。起初我感覺他是個景觀方面的設計師,他的東西都很有創意,包括景觀 小品、雕塑、紀念物等,無論是否有主題,都給人以創意十足的感覺。后來我去國家大劇院參觀,看到大劇院 的“天花”時我還不知道那就是張先生的作品。聽到介紹后才知道這個吊頂是他給安德魯做的,我當時很震驚。其實這已然超出了建筑材料商的范疇,已經是建筑創作的一部分了。這些年,我漸漸能夠感受到張先生是一個非常誠懇、實在的人,也是一個不斷探索的人。他并不是一個一般的材料商,因此也不應用單純的經濟效益來說明寶貴石藝的成敗?,F在的寶貴先生已經不僅僅是做景觀小品這么簡單,他已經超出了這個領域,進而開始參與建筑的創作。

            建筑界不管是借鑒國外還是繼承傳統,大家都要自主創新。我們常常在創新中談到“神似、形似”等問題。很多人重視“神”而忽視“形”,事實上“形”與“神”二者是不可分的。中國藝術自古就是“神形兼備”,神形兼備才能稱為上品。古人形容一個人也好、藝術也罷,稱其為文質彬彬,在我看來這就是指它的外在表象與內涵實質,即它的內涵和表象的形式都要好,這才是藝術的上乘。

            現在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建筑師構思空間、形態以及大環境,你如何將其體現出來?只說這個要很厚重、那個要很輕盈;這個要很古樸、那個要很雍容華貴等,光用嘴說是不行的。建筑師有很多想法,關鍵是如何落實這些想法。要落實到形、落實到質。建筑師應該清楚用何種材料、何種質感來設計建筑,實現他們的想法。材料不同、質感不同,給人的感受就截然不同。過去我們總有一種感覺,就是想法很多,但實現的手段卻非常貧乏。無非是采用清水磚墻、紅機磚、傳統手工青磚,再不然就是磨磚對縫、面磚、馬賽克,高級一些就是石材。之后出現了金屬墻板,這個商業建筑使用的頗多,但手段總是感覺不夠豐富。在建筑的“形”與“神”中,你想追求一種“神”,但若你沒有一個很好的形、沒有一種很好的質地、沒有一種很好的外在表達的話,那我們的追求有相當一部分是無法落實的,只能在幾個既有套板中選用,局限性很大。

            我看了張寶貴先生的這些創作后,發現他能夠跟我們建筑師一起去思考。他將自己的工作、創造性跟建筑師所要求并希望的建筑表現力相結合,他盡量去體會甚至做的比建筑師想到的還要好,我認為這對于建筑師的建筑創作已然不是“一臂之力”了,而是加強了建筑師的表現力。從這個角度來看,大劇院里的吊頂若沒有張先生的這個裝飾板,它絕不會給人一種震撼的效果。

            所以我當時做這個丹鳳門的時候,也考慮了很多因素。從宏觀角度來看,它是一個遺址博物館,即主要把原唐朝宮殿的大門——丹鳳 門的遺址保護起來,使大家能夠進去參觀。這就像需要做一個“盒子”,玻璃盒子或是梯形的覆斗倒扣都行,形狀和材料的選擇性很大,并沒有一定之規。當時在建筑構思時,我們考慮既然要做個“盒子”,并且這個盒子不是放在一般的地方,而是放在大明宮中軸線的大門處。它在長安城的位置上與大雁塔遙遙相對,具有一定的城市標志性。所以我想能否將丹鳳門做得更具有歷史性和城市標志性,這就提出 了挑戰,即是這絕非是一個簡單的“盒子”,它應該讓人見之即對某個歷史片段產生聯想。

           
          
        我們搜集了很多考古資料,學習研究了建筑專家如傅熹年先生、楊鴻勛先生以及年輕的研究生們所做一些唐代城門的復原設計,最終還是根據現場遺址情況進行分析以后,找到了我們想要的丹鳳門的 感覺。此外,這個建筑必須是可拆卸式的。根據國家對文物保護的規定,遺址博物館上面的建筑必須是輕型的、可拆卸式的。建造時是干作業,拆時要保證不會對下面的遺址造成破壞,所以我們要使用現代的鋼結構,墻面就要用大型板材等。

            這些確定了之后,還存在兩個選擇。一個選擇是做完全仿唐的建筑,類似大唐芙蓉園那種仿唐的感覺:青磚墻、紅柱子、金色的鴉尾等,總之是典型的唐代宮廷雍容華貴的感覺。還有一種想法是要區別于唐代建筑,可以將它的形象設計得更抽象、更概括,這要從哪個方向去抽象呢?從色彩上。單一的色彩使這座 建筑就像一個大型雕塑,我希望丹鳳門博物館的色彩是純粹而非花哨的。于是我想到了土黃色,這個黃土地的色調就是長安的顏色。最后,這后一種選擇得到了甲方的支持。

            根據考古資料,剛好城墻的大部分是夯土,小部分采用的是磚??梢娞拼投嘤猛?,不像現在看到的西安城墻都是用磚包起來的,所以在處理外面時,我想將 丹鳳門雕塑化。雕塑有光陰、有起伏,這種質感是完全可以表現的。既然我們選擇了鋼結構外掛大型板材,并且要突出地方特色和歷史特點,我們就得考慮使用具有夯土質感的大型板材。大方案確定后,我們便將它視為一個巨型的雕塑來對待。憑借一種概念性的、抽象的、統一的色彩以及它的光影質感來表達這一雕塑形象。

            當時這個夯土怎么做呢?這個板材到哪去尋找呢?如果做真實的土墻,西安倒是還能找到人來“夯”,但是這樣文物保護單位就不允許了。夯土太厚。這個必須要用輕型結構,因此只能做一個很輕的“盒子”把遺址包起來,而不是讓你去復原。恰在此時,我看到了劉克成老師設計的大唐西市博物館。這座建筑的墻板是張先生完成的,我當時就覺得張先生有這個本事,他超乎一般地能夠契合建筑師的構想。大唐西市的墻板多是幾何形,挺有意思,它那種穿插起伏的美讓我很是喜歡,然而這還不是我想要的效果。但當時我覺得這事非他莫屬,所以我主動跟張先生取得了聯系。想請他來幫助我們實現這樣的一種構想。果然他也很熱情,我們把要求和希望說了一下。我知道當時對他來說難度很大,因為甲方要求的工期很緊,價錢也壓得很低。

        當時我想這是特種墻板,應該比一般的還貴,這是藝術品呀!但是甲方不一定理解這些,等建成后他們理解了。

            我其實對這些材料的價格高低也不懂,都是甲方承包商跟張先生談這些。我覺得張先生他們克服了很多困難,除了造價,還要面對一些技術上的難題。夯土本身具有自然形態,但作為墻板它又必須具有一定的幾何形體,包括很多轉角和特殊單元。這些單元都不是標準的,制作起來費時費力,安裝也有很大的難度。

            我認為張先生不是一個材料商, 他是一個藝術 家,是一個跟我們建筑師能夠融為一體的、很認真地理解和體現建筑創作的藝術家??梢哉f在很艱難的條件下,張先生能做出這個成果,已然很了不起了??吹匠菈Φ娜?,都認為這個城墻具有一種歷史感,大家都很詫異,奇怪這是怎么做成的。大家都很難理解,因為其他的柱子、屋頂并沒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但就是這兩道體現了丹鳳門遺址博物館整體性的城墻 ,真正地表達出了它的歷史感和藝術價值。

            所以我感謝張先生,沒有他的配合,我們真的無法完成它。他身上有種責任感,接下這個任務后,張先生回到他原來的農村,在那里和工匠們一起研究。這樣認真的創作態度很不容易。因為他參與了我 們的建筑創作,才使得這個建筑能夠神形兼備、文質彬彬。

            每次張先生做出來的樣板并不放在我這里,而是要放到現場中進行比較、觀看。我一看就滿意了,因為那是很真實的夯土墻,還經過了風蝕效果的處理,一下子將滄桑感顯現出來。但領導卻認為滄桑感太過了,新建成的墻面本不該有如此明顯的風化痕跡。他們接受不了,于是我們又稍作調整,將這種滄桑感減弱了些。作為建筑師,我們一方面要堅持自己的藝術追求,另一方面,還要考慮社會各界的反饋。因為領導其實也代表了社會上一部分人的審美觀點,他們當初能夠同意做夯土墻,我已很高興了。至于墻面滄桑感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做些讓步,將這種質感稍微弱化一些。后來張先生也做了調整,改后領導同意了,我也就阿彌陀佛,滿足了。

            另外,本來張先生已經做出這個有創意的墻板,就因為這是大明宮的工程,很多人都想在這上面表現一下、拿點兒任務。所以很多材料商都去看,看后就覺得這沒有什么困難,他們也能做,何必舍近求 遠呢。但事實證明,這些材料商送來的材料質地都很差,我就憑這一條,提出這些都要“槍斃”、不能用,所以我覺得歸根到底,張寶貴先生是一個很有責任感的藝術家,他真正地參與了我們的建筑創作。若要從市場的角度來說,一分錢一分貨,他的產品價格就應該高。而建筑師希望能把這種材料用上,而甲方卻想的是:你能不能再便宜點兒?因為是甲方出錢,我為什么說張寶貴是藝術家,他如果是單純的材料商恐怕很多活兒早就沒法干了。所以我認為現在有張寶貴這么一個藝術家來跟我們配合,我覺得是我們建筑師的幸事。

            張先生參與了建筑創作的過程,所以不管是外觀效果還是板材本身的質量,都無可厚非。正如剛才所說,我們對板材還有一個要求, 就是建筑廢料再利用,我們在介紹這個板材的時候,很看重這個可持續的概念。既有藝術追求,又有可持續發展的概念,他在這方面都是按照他當初的承諾做到了。

         

        張寶貴+張錦秋

         

            張寶貴:接觸 張大師還有很多建筑師,我對做建筑的人有了感覺,我像塊海綿,一直在吸收。大明宮夯土墻樣板摸索了很長時間,第一次拿給您的時候,您就很喜歡。最開始做的時候,沒有琢 磨到位,只是一種感覺。做了一塊黃色的樣板,我們從北京帶到西安請您看。

            張錦秋:正好那天有陽光,樣板在設計院的院子里一擺,在光的照射下,效果很明顯,西北的土色,凹凸不平的肌理,我一眼就看中了,恰好是我想要的效果。

            張寶貴:聽到您的話,我們很興奮,心中暖暖的,至今忘不了。您做丹鳳門的夯土墻, 在形式上有自己的想法,但是面對一些領導的意見,又能調整一些細節,沒有影響整體設計,從這里我明白了一些道理。

            張錦秋:為了就合一下領導的意見,我又要求你們做得稍微規矩點,領導要求不要太有“滄桑感”了。

            張寶貴:看來妥協是一種技巧,也是一種胸懷,您從大處出發,從實際出發。沒有堅持完全原始的夯土墻,抓住了一種元素。傳統的磚墻是灰的,我不知道為什么墻變成了黃的,而且連門帶建筑都是黃的,只是覺得挺新鮮。等建完了,回過頭一看才明白。我對大明宮有了感情,喜歡借丹鳳門說一些材料話題。

            張錦秋:這種過程你該很有收獲。

            張寶貴:我參加 學術會愛講話,為什么西安出了一個大唐西市,出現了一個丹鳳門,那么本土,那么粗獷自然。西安地理位置在西北,據說西北的位置和乾卦的乾暗合,是陽剛之地。一些音樂、舞蹈還有建筑,流露出文化的自信。很多城市通過奢華的材料、昂貴的投入來展示經濟的進步,或者表述一種文化。西安在曠野中長了幾千年,秦始皇統一中國,他沒有問別人怎么干,自己有方法把事情辦成了。大唐西市、大明宮丹鳳門墻板的“土”不是偶然的,這也許和時間、

        地點還有思考有關系。

            張錦秋:是在研究、在應用中表達自己的想法。

            張寶貴:配合建筑師做完大唐西市和大明宮這兩個項目,沒有經濟效益,但是感覺很好,得到了許多別的,一下子說不利索。至今一些人對我的經營有各種說法,以為企業就是掙錢的,我愛較死理兒,說企業也可以是來花錢的。有人認為我有病,我不知道誰病了(笑)。有一個聲音好像這樣給我鼓勁兒:一個初中生和一群農民做了這么多重要項目,建筑師這么尊重你們,該知足了,人不能太奢望了。

            張錦秋:其實,材料能很好傳達設計師的想法。

            張寶貴:在這個過程中,因為一個夯土墻,把我40多年前插隊的事情勾起來了。我在山西待過20年,和農民一起打過夯,農民的大手使黃土變成院墻,還有黃河水沖刷的痕跡。記得44年前一個夜晚幾輛牛車把我們送到一個農場,老百姓在歡迎晚會上為我們唱秦腔,《紅燈記》中李玉和把嗓子往劈了去吼,猛烈的西北風像狼嚎一樣,這些看似不相關的東西促成了我對夯土墻板的想法。

            張錦秋:所以我認為我們追求的“神”通過張先生的“形”和“質”來完成。

            張寶貴:我在體會您的意思,最初那會兒還沒上升到這兒,現在回過頭來說,明白了形和神是有區別的,又是有關聯的,文和質也是這樣。有一次建筑師開會,馬國馨、顧孟潮,還有很多建筑師在場。王明賢讓我發言,我一高興,放肆了,就說“沒有創意的材料像行尸走肉,缺少材料的創意猶如孤魂野鬼”,那個時候我忘掉了身份,亂講話了。

            張錦秋:你怎么不能講,很好。

            張寶貴:顧孟潮說這話是你說的嗎?我說是呀,他說有意思。每當參加這樣的活動,我就容易興奮,一個學術的環境,讓人敢于講話,講心里話。還有安德魯的大劇院吊頂,有很多比我本事要大的藝術家也參加了,最后都沒有做下來。有人說因為我們有本事,又愿意伺候建筑師,我們喜歡想入非非,又能老老實實干活兒,“心在天,而腳

        行于地”,這樣就順理成章了。

            張錦秋:我發現你很有語言天賦,“心在天,腳行于地”,其實我們建筑師也應該是這樣。

            張寶貴:有時候是先有理論再去做,我是做完了回頭一看,才知道原來如此。就像毛澤東 那首詩“驚回首,離天三尺三”。其實回過頭來說,如果再有大明宮這樣的任務讓我做,我可能會膽怯。干過了一次,里外都明白了,就會患得患失。人有時候很怪,就是進入狀態又有了激情的時候,往往不在乎山高水險,又像做夢,夢醒了反而牽掛會多。

            張錦秋:當時我就怕您要推掉這個項目,因為我知道他們要求很苛刻,既不給時間,又不給錢。我想您若推掉就糟糕了,我找誰去呀?沒有第二個人能做這個事情。

            張寶貴:這也許是天意。有時候我整理我的一些資料,還能翻到很久以前的新年賀卡,您寄給我的,落著您的名字,當然我也給您寄了,不知您還記得嗎? 這些東西看似虛,又那么實在。通過工程和故事,建筑師傳給我很多知識和道理,我今年62歲,我能為后面的人傳些什么呢?廠里有年輕人說你做的工程都賠錢。我喜歡抬杠啊,我說做事就像種 地,我耕了地,撒了種子,你們開著收 割機來收莊稼。我們這些人可能是創造財富來的,你們來收獲。 這些我不在乎,但是價值不要隔裂了看,對待社會、對待企業是一 個道理,要連起來看,你們的后人也會這樣看待你們,人活得就不急了。25年了,付出了太多,現在裝飾混凝土墻板比較普遍了,競爭激烈不怕,要是規范起來就好了,我們很多研究成果莫名地就被剽竊了。

            張錦秋:現在真的,根本保護不住。

            張寶貴:保護起來很難,制度不健全,又缺乏應有的監督和輿論導向,只是講市場競爭,只講經濟效益,把研發者坑了。真正的研發人員或企業往往會顧此失彼,面對經營比較呆,不“工”于市場運作。

            張錦秋:現在模仿能力特強。

            張寶貴:不光模仿能力特別強,還有商業運作。有的工程報價不低,但是他不搞研究,拿來就用,不知道怎么干,質量就出問題了,弄得市場很熱鬧。

            張錦秋:那還這么貴???

            張寶貴:當然這是運作的結果了,甲方沒少花錢,沒買到好東西。有一個聲音好像在問我,你要不要變?有些事情我們沒辦法去講。企業有時就像新疆的胡楊樹,在一個惡劣的環境中,長大了需要生命力。

            張錦秋:你能有這樣的追求,跟你的人品和人生目標有很大的關系。不然的話,何必呢?原來即使搞一些景觀小品,也是很賺錢的。正如我之前所說,大明宮的夯土墻工程條件那么苛刻,即使您不做也沒人能攔,您完全可以選擇有利于獲得經濟效益的工程,但是您沒有這樣做。今天您講了很多,我覺得這跟您在昌平25年間立業磨礪不無關系,您的團隊也很了不起。

            張寶貴:大明宮的夯土墻是寶貴石藝很多員工完成的,這里有心血也有汗水,他們默默工作,有一個業務經理叫韓書海,是東北的男孩,也是學美術的。還有一個設計師是四川的,叫李云利,深化設計都是他搞的,為了順利安裝,他到工地給人家買煙、請人家吃飯,協調關系。聽到這樣 的故事,我心里挺不好受,怪對不起 他們的。夯土墻板的車間主任是四川的,還有昌平當地的農民,總之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大明宮給了我們成長的機會。

        • 上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材料技師
        • 下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無為勝有為

        版權所有© 寶貴石藝有限公司 京ICP備05025209號-2     

          京公網安備 11011402010641號
           

        Copyrights @ 2014 www.srit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區南口鎮南七路3號
        電 話:010-89711543
        郵 箱:baoguishiyi@126.com

        關注公眾微信

        久久精品国产中国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