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精品国产中国久久

      <track id="fd7r5"></track><rp id="fd7r5"></rp>
      <th id="fd7r5"></th>

      <span id="fd7r5"></span><p id="fd7r5"></p><span id="fd7r5"></span>
      <em id="fd7r5"><ol id="fd7r5"></ol></em>

        寶貴的二十五年-無為勝有為

        作者:超級管理員 文章來源:寶貴石藝 更新時間:2020-06-11
        跟寶貴認識是在 25 年前,他曾經是個下放山西的知識青年?;鼐┖?,如何生存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印象中,他插隊到山西后當過美術老師,當過體育老師。他有藝術細胞,在實際工作中學習如何生存、如何創業,依據有關專家 的建議嘗試用水泥做小浮雕。水泥這種材料,如果做不好容易開裂。剛回北京時他找到了國家建材局科技處處長陳燕,陳燕叫他找到我,因為我們研究玻璃纖維增強水泥,即 GRC。他做的“石花”和建筑材料有關、和藝術有關,他將其用在了室內外的陳設上。他從一開始創業,就學習邊緣學科相融的方法。

            為何這樣說呢?寶貴將建筑材料引入到藝術領域是個創新,在他 之前沒有人這么做過。他把我們聘為顧問,我們也愿意給他當顧問,能從他那里學到很多新東西,因為學習是相互的。 不僅僅是我把 GRC 行業的技術告訴了寶貴,實際上他也把藝術性的東西告訴了我。在這種互相學習的促使下,GRC行業有了新的發展,這是我的一個感覺。

            第二個感覺,寶貴為人跟一般人不一樣,他不把經濟利益放在第一位,他把他追求的事業放在第一位。所以每次他叫我來,我都愿意來。有些單位找我去,給我錢我都不去。因為去了以后,我學不到東西。寶貴不看重錢,樂于交朋友,廣泛地交朋友,建材界的、建筑界的,還有藝術界的。他不但能講很多藝術方面的知識,我發現對我們建材行業他也很了解,這說明什么呢?說明他在學習,這是很難得的。寶貴天生能講,能講很多東西,我有時會用筆記下他說的話。他不是簡單的侃侃而談,在技術上也常常能讓我學到新東西,在哲學思想上也能讓我學到一些東西。

            第三,就是對待工人,他和工人打成一片,他說寧可破產也不欺侮工人,能走到今天除了他本人能干,還有一批特別能干的工人。20 世紀80年代末,寶貴在北方交大昌平分校旁邊一片平房里開始創業。在這之前他在自家悶頭做研發,二十幾年創業很不容易。你說水泥值錢嗎?不值錢??蛇@些東西經過創造變成藝術品,價值就上去了,我們國家的有關部門領導把他的水泥雕塑作為禮品送給國外的一些領導,使水泥制品上了檔次,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第二個變化是他把廢料變成了原料,他用開山取石剩下的廢料,比如石灰石的石渣、石屑、石粉,拿來作為雕塑材料之一。在我們這個行業中間,可以說這是第一家開始這么做的企業。廢石加入水泥中間,對水泥強度后期

        有好處。最近他又在搞新東西,我最近來開會的時候才知道,他開始利用舊建筑拆下來的廢料,把磚瓦還有丟失的混凝土經過破碎篩分以后,根據配比加到水泥里頭去,又能夠利用起來。他不斷地學習,他把我們行業的一些東西學到以后又有所創新,這難能可貴。建筑界的崔愷、崔彤、張錦秋,還有吳良鏞,他們的設計通過采用水泥制品,體現出了各自獨特的建筑語言。

            關于環境藝術問題,張總逐步從室內走向室外,進入了一個整體的環境。他的一些作品,還有建筑墻板,不局限在一個小地方,因此對行業也產生了影響。他的貢獻,除了一些建筑應用,也促進了行業的進步,很多企業受他的影響,向他學習。他不保守,讓大家參觀,有人采取不正當手段和他競爭,他也不以為然。特殊的混凝土光有設計思想、設計圖紙,沒人去具體實現、去不斷地研究,那就沒有用了。好東西就要學習、要推廣。市場要搞活,市場不能搞亂了。有些人做市場,把價格降到最低,保不住本了怎么辦呢?偷工減料。寶貴絕 對不會這樣做。首先保質量,質量第一,賺不賺錢,要有基本的道德,這大 家看得見。他一再強調創新和高品質,絕不容許為了企業利益欺騙市場,出了問題,那建筑師還能找他嗎?大牌的建 筑師愿意找他,是有道理的。

         

        張寶貴+曹永康

         

            張寶貴:20多年來,用混凝土和建筑師說話,這當中有一個人挺重要的,就是曹院長您,您見證了這個材料的發生和發展。1989年第一屆全國裝飾混凝土研討會上,是您安排我到大會發言,那個時候僅僅是用水泥石粉做了一些小浮雕,造型都是模仿的,沒想到讓您抓住了。我想您出于好心,出于熱心,對新的東西感興趣。

            曹永康:我們應該是20世紀80年代末認識的,是國家建材局科 技處老處長陳燕介紹的。

            張寶貴:是的,是我舅舅讓我認識了陳處長,陳處長把我介紹給您。記得最初那時候,我們每次去院里,您都對我們特別的客氣。有一次我和村里的幾個農民帶著樣板去檢測,趕上中午了,您一定要請我們去吃飯,那天國家建材局很多領導在院里的“五色石賓館”用餐,您讓我們跟他們坐在一桌,當時一塊去的工人,一個叫邱立安,一個叫劉樹田,他們穿著干活兒的衣服,一拍打會飛出塵土。您給我們敬酒,處長們不知道怎么回事,也給我們敬酒。

            曹永康:一開始我就對您有了好的印象,您的作品和別人的不一樣,能夠通過水泥制品把想法實現了,讓建筑增加了藝術。

            張寶貴:一般講藝術愛講宮廷藝術,比如說某一個雕塑是玉石的,比如哪位皇帝把玩過,或者是什么名貴的材料, 來證明它的價值。還有一些畫像磚或者青銅器,放在墓地里?;实刍钪臅r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切財富,包括藝術,都是為他服務的,死了也是這樣,一代又一代,皇權藝術成了最重要的記錄,并且影響了方方面面,由此產生了很多理論。很久以來我們習慣關注放在房間里的陳設品,習慣關注被名人推崇的藝術形式,無論是否需要或者真的有道理,這幾乎成為了藝術評判的主要標準和習慣。到了21世紀,藝術發生了變化,各種各樣的東西大量而又迅速地走入人們的生活中。當下的藝術越來越富于變化,除了美,主要在于實用,為普通人所用。關于價值,不光體現在材料上,也體現在創造性上。GRC 的出現不是偶然的,它從服務于建筑開始,比如歐式構件,在應用過程中它的生命力日益顯現出來。

            曹永康:藝術為大眾服務,這就需要像您這樣充滿理想和激情的人。

            張寶貴:我長年生活工作在北京一個農村,“三不管”造就了我的“邊緣藝術”。建材界不管,他不約束你。建筑師給我活干,他不指手劃腳。藝術界也不管,他不問出身門第,其實他們又管,讓我參加他們的活動,幫我長大。在接觸中我也在發散,去參展、去演講。這25年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非常寬松。不過有個前提,做的東西要結實,不能掛在墻上一有動靜就掉下來。我請了您、朱松超院長,還有陳寶錚工程師做顧問,您是材料專家,陳工是工藝專家,朱院長是結構專家,您幾位給我們出主意,幫我們把關,讓我們踏實,二十幾年來,在技術上和質量上沒出大問題。

            曹永康:這相當了不起。

            張寶貴:這和您的支持是分不開的,記得1989年1月23號我在北京圖書館辦展覽,用了2個月時間做了差不多200個雕塑,去了很多人,7天展覽過后,突然一個問題發生了,那些雕塑裂了。我后來 問陳處長,陳處長說我給你介紹一個人,讓我認識了您,您一點不保守,告訴我怎么阻止開裂,特別強調要控制水灰比。您給我一些資料,還告訴我要加耐堿玻璃纖維,我們當初沒有錢買機器,用剪刀把纖維剪碎撒到水泥里頭。還有一種辦法,像老太太續被子,把那纖維一拉,拽直了,放在水泥上,用抹子一抹,再一拽,再一抹。虧得幫我干活兒的都是農村婦女,她們做過被子,會續棉花,面對這樣的活兒她們不急,一點一點干,想起當時的樣子,我容易激動,我喜歡那個時候的生活。1995年一個深夜,大卡車從昌平把很多雕塑拉到位于王府井中央美院門口,往展館運沒有工具,一人扛一個,或者往地上潑水,把大雕塑放在被子上,大家一起拉,喊著號子,讓人忘不了。第二天展覽開始了,面對很多人,很多攝像機,我流淚了。有人問是不是太興奮了,我說不是,不知道為什么想到了昨天布展的人,現在她們又回村兒里了。有人說我太善良了,我沒有想到“善良” 這兩個字,只是不由自主回到了昨天。我知道上天愛我,把一種本能給了我,我很幸運。說實在的今天看似發展了,但是比20多年前難多了,那時候每天特別踏實、特別愉快。今天反而多了不少糾結,你不但要懂得材料、懂得造型,還要懂得市場。我有兩大法寶,第一遇到任何新工程,必須請專家,為什么,他們幾十年的經驗了,拿來能用,再摸索幾十年,那太傻了;第二點要制訂流程,按照規矩做事,不能拍腦袋,也不能怎么賺錢就怎么做。

            曹永康:這正是您難得可貴的地方,其實這就是您的智慧,智慧不等于知識,他不是耍小聰明,是做人做事得有“道”。

            張寶貴:記得1992年的時候,建筑大師張镈和故宮博物院院長單士元到我們公司來了。他們什么沒見過啊,看到我們的工藝和產品都覺得新鮮,老夸我們,夸什么記不清了。意思就是要好好干,一定會有出息。我記住了,一直沒有亂來,當然企業內部有 不同聲音,都是為了企業好。二十幾年過去了,我習慣了,面對急功近利的人,我跟他們說我 都六十了,沒有掙到錢,我都沒著急,你們才三四十歲,著什么急啊。我們是“生產階級”,所有活都是干出來的,我管不了別人,我可以管自己。多少農村婦女跟我干了一二十年了,像我

        姐、像我媽、像我閨女,割舍不了啊。說我這套不符合現代管理,其實我不希望按理論去生存。

            曹院長:寶貴來于民間,植根于普通老百姓中間。最初他找不到工作,我想把他安排到我們院去工作,因為我當時已是副院長了, 但其他領導不同意。為什么呢?他沒學歷,不是科班出身?,F在看來如果真到我們那里去,他絕對發展不到今天。

            張寶貴:可能是這樣,您說的對。我是這么過來的,流過汗,知道一線工人很辛苦。每星期開例會,我老婆老說我,你一開例會那么長時間,說有人去打手機了,上廁所了,去吃飯了,就你沒完沒了的。我說你這還不懂啊,25年能發展起來,不就是因為跟大家交心嘛, 告

        訴大家企業的處境,有問題大家說說,不然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什么都會發生。我們有一個工人叫鄭飛,大劇院音樂廳164 塊吊頂板是他一個人帶著干的,他的產品公認最好,還老有新想法,我認為他生來就是干這個的。不久前,中南海的樣板又是以他為主研發的。我們有時候管理停在嘴上,都做出貢獻了,說獎金還要考慮考慮,多官僚啊。

            曹院長:我們GRC行業,需要寶貴的思想,寶貴的精神,如果有越來越多這樣的企業,我們這個行業不會出問題。我經常講,若都像寶貴這樣去創新、去負責,不過分看重錢財,這個行業就能搞上去。   

            張寶貴: 我們企業一直在矛盾中,面對市場的變化失去了許多,有些人比較急,也想學點別人的招數,我不想那么干。我知道很多人愿意跟我再干十年八年,他們是帶著夢來的。雖然他們不說,從眼睛里,從動作中,我看得出來。我一直很難,是自找的,他們不怪我,還相信我。我掙扎著往前走,希望早晚走出難關,我和他們能過上好日子。

        • 上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神形兼備 文質彬彬
        • 下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昔日的雕塑家,今日的建材師

        版權所有© 寶貴石藝有限公司 京ICP備05025209號-2     

          京公網安備 11011402010641號
           

        Copyrights @ 2014 www.srit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區南口鎮南七路3號
        電 話:010-89711543
        郵 箱:baoguishiyi@126.com

        關注公眾微信

        久久精品国产中国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