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精品国产中国久久

      <track id="fd7r5"></track><rp id="fd7r5"></rp>
      <th id="fd7r5"></th>

      <span id="fd7r5"></span><p id="fd7r5"></p><span id="fd7r5"></span>
      <em id="fd7r5"><ol id="fd7r5"></ol></em>

        匠人的修為

        作者:超級管理員 文章來源:寶貴石藝 更新時間:2021-02-18

        我插隊山西20年,回北京29年一直用混凝土謀生。多少年來一直和兩個人打交道,一個是建筑師,一個是農民。講了人再講房子的故事,主要房子的表皮。   

        1997年在清華大學舉辦中國雕塑論壇,我做了發言,吳良鏞先生聽了我的發言,帶著十幾個人來到了昌平,有老師,有他的學生,問我能不能為他設計的孔子研究院做鳳型雕塑,我那時候年輕氣盛,不知深淺,一口氣答應了下來。我二十九年來“不知深淺”,深一腳淺一腳,跌跌撞撞走了過來。

            今天對深淺了解的多了,反而會患得患失,舉步不前,知道的多了本來是好事,如果把握不住心態,會失去好奇心和想象力。我帶著農民掙扎了29年,我們來不及去顧東顧西,為了生計沒完沒了的干。為吳先生做完孔子研究院的鳳,吳先生出了一本專著,題字“寶貴大師指正”送給了我,后來出了一本《金陵紅樓夢博物院》,題字:“寶貴大家,假山甚精彩,致以為謝,青埂峰石,仍需您完成——吳良鏞”。我不知道為什么這么稱呼我,也許是看中了我身上的一種東西吧,他用這種方式鼓勵我們。世界上任何一句話,都是聽音,喜歡錢認為叮當亂響的是錢,喜歡名就去對應名,如果能感覺到另外一個意思,宗教的解釋為“悟”,凡事可以明白是福分。匠人如果能靜下來,放下了,手里的活兒自然能好。

          2013年2月10號,近百位在建筑界非?;钴S的建筑師到奤夿屯過大年。那么多建筑師湊一塊來到一個小村落,為什么?還是跟手藝有關系。社會對“匠人”這個提法已經久違了,一個人是不是匠人摸手就知道,手不剌(lá)人,就不是干活的,我現在手上已經沒有當年的老繭子了,我曾經是一個手也會剌人的匠人。我見過一個很了不起的女雕塑家張德華,那年她已七十多歲了,跟她握手,她的手剌人,自己動手上大泥,不是因為別的,只是在于喜歡。

        莊惟敏主持設計的延安文興書院,工期只給一個多月,幾千平米,太緊張了。開玩笑啊,古代的兵馬俑、長城等重要的工程,干不完干不好就滅九族,為什么能出匠人?統治階級不講理。我不是說莊院長不講理,這個項目太重要太急了,我們干不出來就不讓我們干了,為了謀生就必須能干出來,建筑師知道我們有辦法,遇到特殊的活兒就找我們,我們的本事是逼出來的,好在現在有很多新工藝新材料。事情過去了我聯想到風格,也許沒有局限就沒有風格,所有的風格:文學的、藝術的、建筑的,受時間的局限,經濟的局限,技術的局限,社會的局限等等。

        作為靠手藝吃飯的人,能不能快速完成,能不能比較經濟的完成,能不能有效完成,這往往沒的選擇,而且做出來的東西能讓建筑師滿意,讓社會滿意,否則沒有下次,手藝決定了我們能不能“吃飯”。社會發展出現了個偌大的舞臺,呼喚當代匠人脫穎而出,匠人歸根到底用手藝說話,有機會到清華講堂說話,是手藝人的一種機會,清華這樣做反映了一種包容和思考,受益的不只是手藝人。

            其實不管怎么重要的項目,都離不開手藝,手藝和樂趣有關系,和感情有關系,最后成為回憶,“手藝”這倆字可以掰開了去講,細想起來很有意思。

            我就是一個干活的,最初也上山背石頭,在車間攪拌混凝土,用紗布去打磨,十個手指頭全出血了,一個心思就是讓水泥做出石頭的效果,雖然是水泥制品,有了這門手藝,我們被高看了。十幾年前沒有“匠人”這個說法,沒有人覺得匠人有什么高貴之處,沒想到今天“匠人”這個字眼會被重要的提了出來,春去冬來,多少匠人在等待。

        意大利阿克雅設計院為世界葡萄大會做的設計,用廢料做的。他們說要用水泥做,造價低,工期短,沒有接縫,怎么做,誰也不知道,一起商量,做樣品,找方法,設計激活了手藝,手藝影響了設計。

        很多重大工程,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建筑師的設計,最后都是靠工匠完成的,有的時候不是匠人沒有手藝,也許是因為話語權失衡。都江堰工程展示了李冰“神”一樣的智慧,沒有萬千匠人的參與會怎樣?

            匠人不是不需要錢,也不應該沒有錢,好的匠人著眼點一直不在這,匠人不是商人,他們缺少經濟意識,他們的語言都在手上。沒有話語權的匠人,除了干活兒,我不知道還能怎么樣。哲匠的哲是什么?放下了不言自明,拿起來永遠說不清楚。

            很多工人跟著我二十多年了,沒掙過大錢,但是他們手里有活。比如一道工序直接做陰模,雕塑家不會,我們發明的,用這個技術為安德魯完成了國家大劇院音樂廳吊頂。本來安德魯準備放棄這個設計了,他覺得沒有人可以幫他實現。當我們把項目完成了,他摟著我拿拳頭打我。后來我懂得了為什么那么多建筑師找我們,很多故事吸引了他們。

            說起夯土墻,不得不提起瓦匠始祖傅說(發音fù yuè),四千年前是他發明了夯土墻,俗稱“板筑”,還有土坯墻,他們的手藝影響了人類的居住與思考。當下也出現了許多夯土墻,我們只是照搬古人的方法嗎?真實的夯土在室外三五年就風化了。如果可以把老祖宗的精神拿來,用新的方法去做假的夯土墻,讓它更經濟、更快捷、更延年會怎么樣?由此我產生了“后土”的聯想,思維回到很久以前,梳理出來的東西用新的工藝和材料去表現。

        程泰寧先生讓我為寧夏大劇院做浮雕設計,最后沒落實,在和程院士交談中有了另外的收獲,我們談到了探險,我們對從未知到未知產生了共識,程先生說他找我的感覺,也希望找我的感覺。

         

            土是大地,它不爭,它無語,任由人類開采,土地挖個坑就可以長莊稼,自古以來帝王將相爭的也是土,人死了土地上挖個坑埋了??墒怯袝r候說起某個建筑某個人,覺得他比較俗就會說真土。人們喜歡土地帶來的財富,從出生到死亡離不開土,但是又怕被稱為土,這就是一種矛盾。

            2015年底,王輝讓我去都市實踐,說是有個項目在山西永樂宮旁邊,叫五龍廟,唐代的一個建筑,有人出錢想建個展陳空間,對環境有所治理,所有的墻想讓我們來弄。我建議王輝把當地的廢料粉碎當做骨料,由當地的老百姓參與制作,其實我也不知道會是什么樣子。我知道山西有一個秋風樓,離五龍廟很近,和女媧娘娘有關系。“皇天”在山東。“后土”在山西,我們倆一高興就扯遠了。到底是“厚土”還是“后土”?王輝不懂,我也不懂,我們那一會暫時離開了習慣,那一會兒是沒有束縛的。他做了很多圖讓我們去實現,我們都在找,找什么誰也不知道,碰上就有了。五龍廟的夯土墻不是一開始就想周到了,用了半年時間在摸索,不是夯出來的土,還要叫夯土墻。前人的真實夯土和我們今天的假夯土對于空間來說都是一種圍合,當我們把固體廢棄物表達出來的“偽夯土墻”展示給世人的時候,大家關注的是廢料變原料,時間流逝了四千年,我們記住了傅說,再過四百年,人們面對假的夯土墻、假的土坯墻、假的石頭墻、假的磚墻也許會習以為常,面對真材實料反而覺得很神奇。

         

        五龍廟的項目很小,完成的時間也很短,各方面很重視,5月13日很多人來到山西芮城縣,王輝和農民一起聊天,萬科的領導談他們投資的體會,很多有影響的建筑師陸續來到了五龍廟,冷漠了的五龍廟又開始活躍起來,有人說這個方法對于保護傳統建筑是積極的。面對五龍廟,王輝也有矛盾,建筑界議論紛紛,還有很多批評的聲音,有的聲音很強烈,作為一個建筑師我認為王輝是幸運的,所有的批評都是真實的,都是從心里流出來的,這種現象在當下非常稀少。有建筑師評論說有龍則靈,自古以來龍是一種虛構,包括五龍廟,在人的力量不能達到的時候神靈就出現了,其實老百姓關心的是能夠過上好日子,假如天上真的有神靈,他會在乎人間的創造性行為,五龍廟的環境整治彰顯了一種王的輝,這不是一個人的故事,雖然都喜歡談現代和當下,但是終究離不開傳統的影子,龍真的來了,反而驚慌失措,五龍廟的故事讓我們仰視王輝,他屬于現在。

        單軍主持設計的的晉中博物館,委托我們研制裝飾混凝土,他給我們講故事,有了建筑師的引導,我們知道在干什么,怎么去干,當我們把樣板提供給他的時候,他滿意了。工匠是在和建筑師交往過程當中找到了一些方法,也表述了諸多可能,社會的進步在于交流。

         

         

            我覺得崔彤是個傻大膽,2004年我們企業小,沒有規模,裝飾混凝土墻板沒標準沒有案例,他在北京化工出版社首先采用,為什么?開個玩笑啊,他的設計院叫中科院,中科院都不帶頭創新,就真的有問題了。西北出了個秦始皇,出了個唐太宗,出了個漢武大帝,他們不是模仿,他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創新需要勇敢,創新不在乎付出,只要有樂趣又有能量,創新就會成功。 

        趙元超主持設計的延安大劇院,屈培青主持設計的豐縣漢皇祖陵博物館,外墻設計了裝飾混凝土墻板,不一定特別好,但是反映了他們的思考,表述了與當地有關系的語言。建筑師和我們就像水上的浪花,互相擁著走。天不變道亦不變,這里所說的天是環境,這里所說的道是規律。我們周圍的環境在發生變化,我們還一定要堅持用真石頭真的磚嗎?何鏡堂院士讓我們用水泥給他做書皮,廣東的彭勃讓我們用廢舊材料去做建筑墻板,還有很多建筑師讓我們用水泥去仿造夯土墻,這些都是假冒,四千年前去做真實的夯土墻出于無奈,今天的夯土墻會是什么樣子?今天的表皮反映了怎樣的思考?

        回想十幾年前接手國家大劇院音樂廳吊頂,一種莫名的力量猶如幽靈對我們施了魔法,什么都放下了,每個人發揮了個人的技能和技巧。音樂廳吊頂安裝成功那天,似乎每個人都在向世人訴說各自的故事,大劇院讓手藝人找到了成就感,是整個研發過程把我們引入了文化的軌跡,在建筑師的圈子里傳遞著寶貴的故事。有社會影響也有一把年紀的建筑師稱我為“寶貴大叔”,我知道這種稱謂是對匠人精神的致敬。一個又一個項目讓我們出了名,我們明白主要是項目太有分量了,建筑師太有才華了。裝飾混凝土只是一張皮,如果可以體現創造的態度,又能恰如其分進入環境,也許會助設計一臂之力。有人問最讓我驕傲是哪個項目,當然是國家大劇院音樂廳吊頂,最后的效果近乎完美,如果可以用做國家大劇院的態度去面對所有的項目,我們一定是幸運的。國家大劇院項目沒有賺到錢,賠了一百多萬,有人說我實誠,有人說我有毛??;有人說我是有本事的匠人、沒有本事的商人。

        我沒有想那么多,一直想把大劇院的吊頂做好,大劇院的影響出去了,大家看中了我的能力和態度,越來越多建筑師找到我,以為我什么都會做。其實不是這樣,在制造過程中我汲取了文化的力量,很多體驗是在時間中生成的。我相信有一天人們關心的不再只是收獲,也會關心播種的人,關心推動社會進步的人,他們出賣了自己的勞動和智慧,哪怕微不足道。匠人的精神存在很多人的身上,在勞動中他們顧不上想很多事情,因為手里有干不完的活。他們的價值在于完成了很多產品,用手藝和心血,他們的價值還在于默默無聞,順其自然走完人生的路,這是一種修為。


         

        • 上一條資訊:寶貴的話—“其實我不懂”
        • 下一條資訊:張寶貴與張華對話—應運而生的寶貴

        版權所有© 寶貴石藝有限公司 京ICP備05025209號-2     

          京公網安備 11011402010641號
           

        Copyrights @ 2014 www.srit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區南口鎮南七路3號
        電 話:010-89711543
        郵 箱:baoguishiyi@126.com

        關注公眾微信

        久久精品国产中国久久

            <track id="fd7r5"></track><rp id="fd7r5"></rp>
            <th id="fd7r5"></th>

            <span id="fd7r5"></span><p id="fd7r5"></p><span id="fd7r5"></span>
            <em id="fd7r5"><ol id="fd7r5"></ol></em>